微信小程序里面能聊骚的

学着江城子的模样,向江云老祖稽首一礼,勿乞突然惊觉,在大燕朝,虽然众多宗室、世族都有练气修道,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道门’这个概念。碰到江城子后,勿乞才看到了标准的道袍,听到江城子以‘贫道’自称。这稽首为礼,也是在江城子身上才看到。

心头微微一动,勿乞肃然向江云老祖将自己的身份,以及大燕的情况向江云老祖述说了一遍。但是因为心有所感的关系,他对于大燕等国的由来,只是敷衍了过去。以他如今的身份、年纪和阅历,也不可能得知大燕等诸国的详细历史。

当江云老祖听说大燕等国所在的星球,居然等同于一颗没有开发的富饶宝星时,以他的养气功夫,都不由得惊异出声。尤其当他听说寒宵仙人一路追杀江城子,这才逼得江城子遁入赤炎狱海,发现了大燕等国所在的星球时,江云老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冷哼一声,身边白色云霞一阵急旋,江云老祖颔首道:“寒宵老怪,看来,免不得要和他有个了断了。这数十年来,本门弟子在外行走之人,多有被人打得魂飞魄散者,门内的寄灵玉简,也全部炸裂。想来,都是寒宵老怪做的手脚。”

勿乞向江云老祖跪拜了下去,他沉声道:“还请老祖看在我大燕君臣,亿万黎民的份上,出手救援。以寒宵等一众邪仙的所作所为,若是我大燕沦落在他们手中,黎民都有倒悬之苦。以大燕当今国力,若是沦入鉄鬼夺灵宗和灵炎门之手,则两大邪道门派气焰高涨,对离元星域无数修士,也是祸非福呀!”

沉吟片刻,江云老祖看了一眼堆在面前的三百六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他朝那宝珠一指,含笑道:“勿乞小友所言倒是实在话。只是这些先天庚金之宝,却又是何等用意?”

勿乞恭恭敬敬的向江云老祖磕头行礼,他沉声道:“拜师之礼!弟子在大燕朝很有几个对头,在大楚、大秦、大魏三国之内,也有人恨不得杀弟子而后快,这还是托庇之礼。”

江云老祖颔首道:“好,老道就收下你这个弟子拜师之礼,老道却之不恭。只是所谓的托庇之礼,就再也不用多说。身为老道门徒,若是有事,老道自然出面庇护,天下没有做师傅的还要收了徒弟的礼物,才出面保护徒弟的,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随手朝虚空轻轻一击江云老祖指尖前方一道莹润的光纹散开,一声清脆的鸣叫响起。江云老祖轻声喝道:“白霞、青雾,速速来为夫这里!”

数百里外,一座堪堪和云海平齐的高峰之巅,一道白云、一条青气冲天而起,两条身穿道袍的窈窕身影眨眼间就到了江云老祖身边。这是两个生得容貌美丽,端庄威严的中年道姑,她们来到后,就盘坐在了江云老祖的身边。江城子忙不迭的跪拜了下去,磕头如蒜的高呼道:“小孙孙江城,见过两位祖奶奶。”

勿乞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中年道姑,感情她们都是江云老祖的妻子。白云仙门一门三祖师,三个祖师都是天仙级高手,但是勿乞也没想到,这三个祖师居然还是夫妻的关系。

这白云仙门,根本就是江家一家独大的家族式修仙门派。这样也好,这样的门派凝聚力更强,内部的气氛,也会更加和谐一些。

清纯美女户外伤感唯美写真

江云老祖向勿乞指了一指,笑道:“老道刚收的门徒勿乞,根骨还不错,微信小程序里面能聊骚的修炼的五行功法四平八稳,根基扎得极好。看看这三百六十粒先天庚金之宝,是这娃娃孝敬我们夫妻三人的。我白云仙门,如今可以凭空增加一件镇山之宝,未来那些娃娃渡天仙雷劫,把握又大了几分。”

两个中年道姑向勿乞看了一眼,同时颔首微笑。身穿青袍的青雾仙人轻笑道:“是个不错的孩子。”仔细打量了一下勿乞青雾仙人从手指上一个储物戒指中掏出了十八张青霞缠绕的灵符递给了勿乞:“我等做师长的,也不能白白占晚辈的便宜。这十八张灵符赠你护身,虽然不如这些先天庚金之物宝贵,勉强做一个心意罢。”

白霞仙人微微颔首微笑,她也不吭声,同样掏出了十八张白光闪烁的灵符递给了勿乞。

勿乞狂喜,这些灵符可都是天仙亲手制作的仙符,比起天灵宗的那些符箓威力大了何止百倍?每一张灵符都有秒杀元神境界修士的大威能,有了这些灵符,勿乞保命的手段又多了许多。

江云老祖用最简洁的措辞,将勿乞来这里的前因后果描述了一番。

青雾仙人皱眉沉声道:“鉄鬼夺灵宗、灵炎门,平日和我白云仙门多有摩擦冲突。好好计算一番,就算不能诛杀了他们,也要打得他们元气大伤,万八千年内不敢和我们正面相对。寒宵老鬼,既然敢动我们的门人,这次一定要将他诛杀才是!”

缓缓颔首,江云老祖随手一指劈开了自己的左手腕脉,大量淡金色的血液喷洒而出,喷在了一百二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上。他淡笑道:“原本还没有诛杀寒宵老鬼的把握,但是有了这件至宝,却多了五成的机会。白霞、青雾,不要浪费时间,速速用本命精血先祭炼了,能初步运用则可!”

白霞、青雾学着江云老祖的模样同时出手,大量淡金色天仙精血洒在了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上,每人都同时祭炼一百二十颗宝珠。勿乞在旁边看得暗自点头,这一套宝珠哪怕还没有真正完成,毕竟也是先天之物,威力极其强大。以天仙之力催动它们,勉强可以发挥出它们的一些威能,但还是太过于吃力。三人分别催动三分之一的宝珠,则能发挥出宝珠更大的力量。

江云老祖、白霞、青雾三人夫妻一体,又在一起修炼了不知多少万年,早就已经心意相通,和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差别,这样分别祭炼,运用起来,也就等于一人在使用。这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倒是送对了人。

尤其是他们如此直接的开始祭炼宝珠,勿乞心头更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有了这套先天宝珠打底子,只要他未来不在白云仙门做出欺师灭祖的大不敬罪行,他就能在白云仙门肆意行事,再也不用害怕被人掣肘。毕竟如今,他是江云老祖亲自收录的门人,辈分可算是吓人了。

江云老祖、白霞、青雾三人夫妻一体,又在一起修炼了不知多少万年,早就已经心意相通,和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差别,这样分别祭炼,运用起来,也就等于一人在使用。这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倒是送对了人。

尤其是他们如此直接的开始祭炼宝珠,勿乞心头更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有了这套先天宝珠打底子,只要他未来不在白云仙门做出欺师灭祖的大不敬罪行,他就能在白云仙门肆意行事,再也不用害怕被人掣肘。毕竟如今,他是江云老祖亲自收录的门人,辈分可算是吓人了。

花费了三个时辰,江云老祖三人初步祭炼了宝珠,他们周身白云、白霞、青雾盘旋缠绕,三百六十颗寒气森森的宝珠在云霞之中往来穿梭,不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响,在空气中撕开了一条条淡淡的黑色空间裂痕,威势极其吓人。江云老祖欣喜大笑道:“妙哉,有此至宝,吾等联手,几乎可以和高出我等三品的天仙相抗,在这离元星域,我白云仙门从此无忧了。”

三大天仙心意相通,他们同时张嘴喷出一道剑光,寒气森森的宝珠纷纷附着在剑光上,瞬间就敛于剑光之中。一青二白三各剑光漫天飞射之时,剑光的速度骤然暴涨十倍不止,而且剑光所过之处,虚空都被撕开了一条若有若无的裂痕。经过剑光的掩饰遮盖,旁人再难发现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的存在,只会以为江云老祖三人得到了三柄大威力的仙剑而已。

江云老祖欣然大笑,他目光慈爱的看了勿乞一眼,颔首道:“好孩子,好孩子。”

沉吟片刻,他向江城子笑道:“罢了,江城,以后你的功课,也直接向老道请教罢。你和勿乞乃朋友关系,若是以后你一见他,就要恭称老祖,倒也难为了你!”

勿乞‘嘿嘿’诡笑,眯着眼睛看向了江城子。江城子瞪了勿乞一眼,欢天喜地的朝江云老祖磕了几个响头。江云老祖大笑几声,头顶盘旋的剑光突然激射而出,朝远处那座挪移阵所在的高峰飞了过去。

挪移阵以上,江云老祖那道长达十丈的白色剑光一闪即逝。

过了足足一刻钟,那挪移阵突然光芒大作,一条白光疾飞而回,随之而来的,还有三名周身仙气缠绕的白发白须的老道,以及老老小小数百名道装修士。

勿乞急忙用周天神目朝这些道人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些人周身气息清而不混,双眸也是清澈如水,浑身都是清气盘旋,的确是养气、养心功夫都到了一定程度的正道修士。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些道人,应该就是和白云仙门结盟了数万年的清净离垢门的人。那三个飞在最前方的老道,就是清净离垢门的三大天仙祖师清心、清神、清意,这三个老道,却是同胞兄弟,当年一起得到了仙缘道统,修为有成后,才建立了这清净离垢门,在离元星域,也发展了数万年了。

江云老祖起身,连同身后的白霞、青雾两大天仙一起迎了出去:“三位道友,有劳,有劳了。”

几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清心、清神、清意三个老道急忙稽首道:“好说,好说。道兄这是送给清净离垢门发展壮大的机会,哪里敢说劳累?”

勿乞、江城子急忙站起身来,跟在江云老祖身后,向三个老道稽首行礼。

一通行礼、还礼,按照辈分高低的问候之后,江云老祖才颔首道:“老道刚才飞剑传书,三位道友可都知道那厢里的事情了?此行一定要以雷霆一击,将那几位最好能留在那处,否则后续牵连众多,也是烦人之事。”

清心老道颔首道:“善。贫道,已经将镇山之宝玄音清心磬带来。”手一晃,清心老道掌心一团青气喷出,一个小小的,小孩子头颅大小,造型古朴,通体清光流溢的玉罄悬浮在老道的掌心。

江云老祖长笑道:“善!白云遮天旗,起!”

随子一抓,高峰四周方圆不知数百万里的云海突然翻滚起来,眨眼间所有云彩迅速聚集在一处,化为一面小小的不过尺许方圆的白色灵旗落在江云老祖手中。这无边无际的一片云海,居然全部是白云仙门的镇山法器白云遮天旗所化。

数百道云光从四面八方数十处高峰上飞起,纷纷朝这边飞来。

白云仙门的精锐修士倾巢出动。